生育抉择风险困扰职场女性

来源:中国妇女报撰稿人:刘天红发布时间:2016-11-30[关闭][打印]

   当下我们正置身于一个“风险化”社会中,个体的每一个选择都在不断流变的社会结构中充满不确定性与风险。而职场女性的生育选择更是诸多风险性决策中异常艰难的一个。如何在尊重女性生育选择的同时,正视女性在生育问题中的诉求,并为之提供更为健全的社会支持,是保证鼓励生育的相关政策得以顺利实施的重要一环。

   英国《每日邮报》近期报道称,在英国,40岁以上生育的女性人数已经超过20岁以下生育的人数。数据调查显示,2015年~2016年间,英国40岁以上女性共生育24942个孩子,比10年前上升了12.7%;相比之下,20岁以下女性在过去一年仅生育22032个孩子,与10年前相比下降了一半。推迟生育年龄已经成为一个普遍趋势,中国乃至全世界的女性,尤其是精英女性,都正在不断延迟生育年龄。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我国女性平均生育年龄为29.13岁,比2000年推迟了2.82岁。专家指出,20世纪90年代,中国35岁以上初次生育高龄产妇仅为2%;到2006年,这一比例翻了一番;时至今日,像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已高达10%以上。

   “生育”似乎正在变成一个艰难的选择,延迟生育年龄只是这种艰难抉择的表征之一。除此之外,少生育甚至不生育也成为部分人群的选择;不孕不育率正在上升:中国人口协会2014年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我国不孕不育患者目前已超过4000万,占育龄人口的12.5%。而20多年前,我国育龄人群中不孕不育率仅为3%。种种现象表明,与传统社会中将“生育”作为个人生命历程乃至家族生命史中最重要的且自然而然的“使命”不同,现代社会中,伴随着个体权利的崛起、生育技术的普及以及婚姻家庭生活的不稳定性增加,“生”还是“不生”逐渐变成一个问题,一个需要做出艰难抉择的问题。

   女性个体权利的崛起与生育风险的加剧

   有人将英国40岁以上生育数量的上升归结为某些高龄明星妈妈的示范作用。事实上,明星妈妈的抉择确实在引领一部分女性追求更具自我意识的生活方式。2015年,38岁的著名女星徐静蕾宣布冰冻9颗卵子,引起热议,也使得部分单身精英女性竞相追逐。类似试管婴儿、冻卵技术等生育技术的推广及成功率的提高,正在为逐渐意识到个体权利的女性提供更多掌握生育选择权利的机会。

   女性个体权利的崛起是使生育选择趋于多元化的一个重要因素,这使得在传统乡土社会中不容置疑的“生育使命”,变得更具理性化,也更加具有选择的空间。只是,随着传统生育制度的逐步解体,多样化的生育选择的出现使得女性随时可能陷入生育抉择的风险之中。

   在德国学者伊丽莎白·贝克-格恩斯海姆看来,生育抉择的风险性源于女性追求“过一点自己的生活”,但是这种“过一点自己的生活”的追求有时又源于结构性的被迫。在与乌尔里希·贝克合著的《个体化》一书中,伊丽莎白·贝克-格恩斯海姆指出,在一些发达国家,人们正在经历着生育率下降的总体趋势与强烈的生育意愿并存的矛盾。她认为,一方面,在个体化的社会中,女性独立自主意识增强,寻求“过一点儿自己的生活”,但是这种“过一点儿自己的生活”的意愿又常与寻求温暖、安全、亲密关系等需求产生张力。

   随着市场化的迅速发展,以及个体身份越来越多的需要在系统性的社会结构,诸如教育、职场晋升培训等方面获得,生育孩子的风险对于女性来说越来越大,甚至变成了“毁灭性的风险”,由于女性所需要获得的职业身份使得父母身份与女性的生活产生了极大的断裂。

   生育技术的改善,比如日渐增多的控制生育的方法,冻卵、试管婴儿等技术成功率的提高,使得女性的选择看起来更多了。但实际上其面对的风险也越来越大了,进而使得“兼顾两端”对女性而言越来越艰难,生育率的下降显示出女性对于要将其拉入传统家庭制度中的社会政策的沉默的抵抗。

降低生育风险期待健全的社会政策

   德国著名学者乌尔里希·贝克认为,当下我们正置身于一个“风险化”社会中,个体的每一个选择都在不断流变的社会结构中充满不确定性与风险。而职场女性的生育选择更是诸多风险性决策中异常艰难的一个。

   在《风险社会》一书中,贝克指出人们正在经历着具有高度不确定性特征的个体化,这种个体化将人们放入一种对于生活和爱情的自我负责、自我决定和自我危害的孤独之中,而他们对此并无任何外部条件上的准备。个体化使得女性从性别状况中解放出来,并且使得她们重新嵌入到对劳务市场、职业教育或培训以及流动性的影响之中,这些影响使得健全的家庭结构遭到破坏,家庭变成了“受时间限制的谈判家庭”,它变成了由独立个体所组成的充满矛盾的联盟。离婚率的上升正是这一矛盾联盟的重要体现,同时在这一矛盾联盟中,女性生育的问题也变得充满不确定性,充满风险。

   女性生育时间的延迟,是对不健全的生育保障政策的沉默抵抗,也面临着很多挑战。如,如何保证高龄产妇的生育安全对医疗技术提出了挑战。因高龄产妇的照料难度更大也使得妇产医院的压力增大。如何在尊重女性生育选择的同时,正视女性在生育问题中的诉求,并为之提供更为健全的社会支持,保证女性完成这一“危险的跨越”是保证鼓励生育的生育政策得以顺利实施的重要一环。正如,英国孕期咨询服务处的一名发言人所指出的:“女性初次生育年龄稳步上升,20岁以下年轻人生育率急剧下降。这并不是一个仅仅抱怨就能尽快解决的问题,而是一个需要面对的事实。很多原因导致女性选择等待更长时间后才组建或者扩大她们的家庭,我们需要尊重女性的选择。并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女性才是决定何时生育对自身最好的最佳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