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身安全保护令为家暴受害妇女保驾护航

发布时间:2018-09-18[关闭][打印]

  案情简介:

    兰女士与邓先生于1978年登记结婚,婚后生育一女,现已成年。2013年,兰女士以邓先生在婚姻存续期间经常施暴且封建思想严重为由,将邓先生起诉至安源区法院,要求解除与邓先生的婚姻关系。在案件审理过程中,邓女士考虑到自己无经济来源、小孩尚小等原因,又撤回了起诉。2018年 5月,兰女士再次向安源区法院起诉要求离婚,同时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要求禁止邓先生对其本人及家属实施家庭暴力,并提供公安报警记录、伤残鉴定意见书等证据予以证明。

  审理经过:

  安源区法院在接到兰女士的申请后,根据兰女士提供的证据先后到公安、市妇联、社区进行调查走访,发现被申请人邓先生多年来确有殴打兰女士的行为。据了解,兰女士是一名典型的传统妇女,她在遭受家庭暴力考虑到家丑不可外扬、小孩需要邓先生的经济支持等选择了忍气吞声。正因为她这种思想和消极的维权行为助长了邓先生的一次次变本加厉的施暴行为。在邓先生实施暴力较为严重时,兰女士也曾寻求外力帮助,社区、妇联等部门也多次做调解工作,邓先生也曾承诺不再实施家庭暴力。据调查,邓先生曾因家庭琐事将兰女士殴打致轻微伤丙级。持续的家庭暴力给兰女士造成极大的身体和精神上的伤害,2018年5月5日,在邓先生的又一次动手之后,兰女士选择了报警,并向法院起诉离婚并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保障自身的人身安全。

  案件结果:

    安源区法院家事法官在经过充分的调查了解后,综合证据材料和相关证人证言,对兰女士家庭暴力案件危险性进行评估,经合议庭合议得出一致结论为高危险。安源区法院认定兰女士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一案存在家庭暴力风险,并依法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裁定,禁止被申请人邓先生对申请人及家属实施家暴暴力;禁止邓先生骚扰、跟踪兰女士及相关近亲属。安源区法院在送达裁定给邓先生时,明确告知其如违反将受到相关法律制裁,告知申请人兰女士遇到家庭暴力的救助途径和方法。安源区法院同时将裁定抄送给公安、妇联、社区,由相关部门共同协助监督被执行人履行裁定。

  在离婚纠纷审理过程中,被告邓先生认可双方存在纠纷,起初不同意离婚,后经法官多次上门调解最终同意离婚。安源区法院依法判决准予兰女士和邓先生离婚,双方均未上诉。判后一个月后,家事法官通过走访社区和当事人家庭,发现被申请人履行良好,没有再对申请人进行施暴和跟踪、威胁。

  点评: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家庭暴力案件。申请人兰女士每次遭受家暴后,在社会因素、家庭因素及传统思维的影响下选择长期忍气吞声。然而,正是兰女士的妥协忍让助长了施暴人的嚣张气焰,变本加利、毫无顾忌。在有关部门的帮助下,兰女士的维权意识逐步觉醒,终于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安源区法院考虑到该案的家暴情节较为严重,在接到兰女士的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后,24小时内随即发出了人身安全保护令,并将人身保护令裁定抄送给社区、当地派出所,共同协助执行,切实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的发生。家庭暴力是社会的顽疾,安源区法院与妇联、社区、公安等相关部门在工作中相互协作,一直致力于家庭暴力的预防与制止,也将长期不断探索构建防制家庭暴力的防治新体系。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

  第二十六条 人身安全保护令由人民法院以裁定形式作出。

  第二十七条 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应当具备下列条件:

  (一)有明确的被申请人;

  (二)有具体的请求;

  (三)有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现实危险的情形。

  第二十八条 人民法院受理申请后,应当在七十二小时内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或者驳回申请;情况紧急的,应当在二十四小时内作出。

  第二十九条 人身安全保护令可以包括下列措施:

  (一)禁止被申请人实施家庭暴力;

  (二)禁止被申请人骚扰、跟踪、接触申请人及其相关近亲属;

  (三)责令被申请人迁出申请人住所;

  (四)保护申请人人身安全的其他措施。

  第三十条 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有效期不超过六个月,自作出之日起生效。人身安全保护令失效前,人民法院可以根据申请人的申请撤销、变更或者延长。

  第三十二条 人民法院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后,应当送达申请人、被申请人、公安机关以及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等有关组织。人身安全保护令由人民法院执行,公安机关以及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等应当协助执行。

  第三十三条 加害人实施家庭暴力,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三十四条 被申请人违反人身安全保护令,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人民法院应当给予训诫,可以根据情节轻重处以一千元以下罚款、十五日以下拘留。